大都会彩票平台



优秀作品



文学

当前位置: 大都会彩票平台 >> 校园风采 >> 优秀作品 >> 文学 >> 正文

生命之美在心中
发布时间:2015-01-22阅读次数:

生命之美在心中

马关勇

当我站在高山之上,品味着回忆里的酸和甜。

燕儿飞过,告诉我,生命总是美的,你站在这儿,和那枯松一样,看得见最美的晨曦和霞彩。于是我沾沾自喜,和那枯松一样的姿态,等待着,清凉的雪把我覆盖。

当我静躺在微黄的草地,细数着每天的改变。

蚂蚁爬过,告诉我,生命总是美好的,你躺在这儿,和那落叶一样,感受了最美的春夏和秋冬。于是我惶惶不安,和那落叶一样的颜色,静候着,无情的雨把我碾碎。

当我欢呼在热闹的人群,忘记着舍不下的梦。

智者走过,告诉我,生命总是美好的,你躲在这儿,和那盆景一样,感受了最美的赞誉和欣赏。于是我徘徊不前,和那盆景一样的无奈,渴望着,一双细手将我抚慰。

当我坐在寂静的湖边,幻想看不到的未来。

鱼儿游过,告诉我,生命总是美好的,你坐在这儿,和那顽石一样,见证了最美的誓言和承诺。于是我苦苦支撑,和那顽石一样的坚韧,祈祷着,害羞人儿将我信任。

当我睡在朦胧的夜里,听任了命运的安排。

天使经过,告诉我,生命总是美好的,你来到这儿,和那外面一样,经历了最美的相遇和重逢。于是我苦苦哀求,和那现实一样的迷惑,聆听着,妙龄女子把我叫醒。

生命总是美好的,把生活当做艺术来走,把生命当做一次美的邂逅。记得有一首诗,怎么看都写的很平淡,那就是一首汉魏古诗;

《江南》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北。

我们就应该像这里面的鱼儿一样,不要死板地只认定一个方向,这是一幅动的景物,却给人一种静的享受。自然,生活给了我们很多美丽的东西,只是我们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连路上的风景是什么样的都不记得,还谈什么欣赏。

“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至于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境,我不作任何解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思想历程,所谓诗无达估应该就是这样一种意思。

我们享受美的过程,是一种自我认识与自我娱乐的方式,我并不觉得用自我娱乐这个词有什么不妥,其实人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让自身得到一定的美的享受,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它都一定程度上包含了享受美的过程。

宗白华先生说,散步是一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行为。

它是一种没有目的,没有计划,没有繁杂思绪的一种行动。亚里士多德学派称这种行为作“散步学派”,就是在自由自在中寻找一种真实,一种理性。他还告诉我们在散步的过程中,可以折一枝鲜花或是捡拾一块石子,不必把它们当做古物收藏,也不必丢掉,放在桌上可以当做散步后的回忆。可我并不觉得,散步是有回忆的,如果散步是有回忆的,那么这个过程中一定倾注了某些思考,这样就做不到真正的自由自在和无拘无束。

有一天,正值冬天,在贵阳很少看得见阳光,我故意不带任何一本书。走上校园里的一座小山,那是稍稍午后的时候,阳光是倾斜的,拾级而上的台阶上,躺着无数的落叶。有梧桐,有银杏,有黄松,还有一种我见过很多次却总是记不住名字的树。上面是一个小小的亭子,可惜被某些学生过生日,弄的脏了。

不然是可以坐下来听听鸟鸣和风响的,然而我并不觉得遗憾,坐的久了,站站走走总是生命的需求。

站在亭子边,我觉得自己是真的放松的,我闭上眼睛,以防止那些斑斓的色彩,把我的思绪打乱。

我感觉到自己变成了一棵树,站在很多树中间,我们可以很好地交流。其中一棵树说,我站在这儿,经历过了无数的春夏,无数个秋冬,听得最多的就是鸟叫,我烦透了。另一棵树说,我站在这儿,每一年都把最美的一面呈现给经过的行人,却从来没有人夸赞我的魅力与付出。一棵老松笑了笑说,孩子们,你们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身,那不是一种美,是一种虚荣。

美的真谛是不在物体本身的,我们站在这儿,有人发现了我们的美,有人只是匆匆的路过,不过又有什么要紧,这个世界上能真正欣赏美的人是没有多少的。

突然翻到一章书,是清朝的王永彬写的,其原文是这样的;道本足于身,切实求来,则常若不足矣;境难足于心,尽行放下,则未有不足矣。古人说“道不外求,一切都根源于自身。今天我并不想谈论这个问题,我只是想说追求自己内心的一种想法吧,有志于学,在短短的一生之中,我们所能学习的东西实在是微不足道的。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勤奋努力,多学一些知识,多读一些诗书,以有限的生命,去追寻无限的知识。

可是人在最短的生命里,可以生出无穷的欲望来,适当的满足自身的生活与精神需求,就应该知足了,所谓知足者常乐,是也。

有时候,我真的无法承受来自内心的烦躁和外部的干扰,只是我并没有个诉说处,所以久而久之,那些烦心的事也就对我无招了。

在清早的寒风中,我是微笑着前行的,这不是装出来的快乐,是内心真正的满足和愉悦。我笑着,看着许多人哭,坐在路边,躺在草地,走在路上,那一颗颗饱满的眼泪顺脸颊而下,我觉得那是一种凄凉的不可替代的美。

我害怕看到眼泪,却又渴望看到眼泪,因为眼泪是真实的,人在哭泣的时候是没有任何的伪装的,会伪装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演员,一种是骗子。

我正入定时,不见有有无之心。人性难得一刻的满足于自乐,应摒弃外物,享一时静宁。

2014年11月16日于德园

资料来源:文学院《新窗口》杂志



网站纠错】  【打印网页】  【关闭窗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