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彩票平台



优秀作品



文学

当前位置: 大都会彩票平台 >> 校园风采 >> 优秀作品 >> 文学 >> 正文

朝花文学社投稿2019年十一月
发布时间:2019-11-26阅读次数:

无题

/姚思远

 

    ——晨风依旧清凉,而你却已不在身旁

  沿路看过万千风景,能让我驻足停留的却只有你。如今全部沦为回忆,成为我灰白纸张上独特的一抹彩色,分明是那么美丽,可回忆起来确又是那么痛心。

  爱上一个人是需要勇气的,因为那是一份夹杂着痛苦的美好。爱情无需轰轰烈烈,平淡的生活中也存在着无数的小美好。

  你总是习惯冰冷的小手伸进我的口袋,然后望着我惊讶的表情一脸傻笑。你有时也会让我看着你的眼睛,问我看到了什么,而我也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你。“没看到吗,全是你哦!”你又是一脸傻笑的说。

  每次下雨为你撑伞我都会把伞倾向你那一边,后来你发现了,又是一脸傻笑的说:“哇,你终于懂事了!”“不不不,”我一脸坏笑的说,“我正在接受智慧,你没听说过吗,当上帝向人间播撒智慧的时候,而你却撑起了一把伞。”你顿时反应过来,一脸认真的说:“你在说我傻?”“怎么会,你那是可爱,可爱……哈哈……”我摸着你的头,亲呢的回答。“哼,”你故意做出一脸委屈的样子,“我生气了!”。

 “额……喝奶茶?”

 “哼,不要。”

 “哦,那我就点一杯了。”

 “…………”

  我在你面前若无其事的插好吸管,“真的不要?”我问,“那我喝了。”正要下口,却被你一把抢了过去“我改主意了,”你边喝边说,“看在奶茶这么甜的份上,我原谅你了。”我:“…………”

  可倾斜的雨伞终究还是留不住你,你的眼睛也总是逃避。其实那种奶茶一点也不甜,傻的人至始至终也只有我自己。

  十五的月儿并非那么圆,你的笑容却仍是那么甜。

 

 

 

精粹的戏子

/谭磊

 

   唱戏的,首先得长得端庄。”犁雨花对镜理妆,没来由地想起了师傅当年的话,“脸上的妆不是拿来给你遮丑的,是拿来显美的。”
    梨雨花拿着眉笔,勾勒着眼影。她的眼角已经出现了皱纹。
    唱戏的,是真正吃青春饭的,出名,风光,也就那几年。人一老,不说样貌,光说那嗓音,即使再保护得再好,也会出现沙音,严重的,就像咽着一口痰,刺耳难听。  
    梨雨花出过名 是当年当地的角色之一,还在县长的寿辰上唱过。但电视一普及,潮流就变了,戏就没落了。戏一没落,戏子也得跟着没落。
    梨雨花还在理妆,后面的帷幕被人掀开了,进来个年轻招侍:“先生快点呀,下一个就到您了。”
    招待很懂规矩,唱戏的,无论男女 都叫“先生,这是上面交待了的。
    “他们都好了?”
    “打鼓的都到了——谭先生请了假,但上面教我与你说声,那么大一台戏,少一个两个人也是没关系的,能唱的。”
“哦。”梨雨花面无表情放了化妆笔。她对着镜子,好久没唱戏了,她忘了自己眼下该涂什么料。戏子涂料很是讲究,一张脸有时要涂上十几种颜色,还得分清什么地方该得是哪种颜色。
“下面有请名角梨雨花老师领导的团队为大家带来的黄梅戏经典一一《女驸马》。”前台的主持人怀着激情念道,梨雨花也总算化完了收。
当后台的鼓锣响起,梨雨花盯着缺了一个人的舞台一角,突然忘唱词了。
她想:“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梨雨花已经有十年没唱戏了,几个月前,县里却有了人来请她“出山”。来的是个和气的中年妇女,脸上总挂着笑。
她说:“小梨啊,响应主席号召,保护非遗,传承戏剧,上面有人要来这里寻戏文化的根,点名要请你上台唱出戏呢!”,
“寻根?”梨雨花想,这里唱戏的都没有几个,哪里来的根,“我都有十年没唱戏了,东西都忘了,再说了,我身杖都变样了,唱不好戏的。”
“老了的可以重记,又不是马上要你唱,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准备,不用慌,”那妇人看着她,她的身材比起以前胖了点,但还没变样,就挂着莫名的笑,说“你还没生子孩子吧?”
梨雨花嫁了人,却没有生娃。不是她丈夫有问题,也不是她本身有问题,是她不想生。
生娃会胖,唱戏的人得长得端庄,她不唱戏了,却不想变。
梨雨花被她笑得感到害怕,那妇人却不等梨雨花回答,又说:“这次下来的还有省作协的几位作家,是来感受戏文化的,省里也有领导准备下来考察,要在这建戏学院,到时候你总得当个老师。”
那妇人走了,留下梨雨花独自思考。
好为人师,是戏子的特性,重要的是,梨雨花也确实想唱戏。为了唱这出戏,梨雨花硬是又减掉了十来斤体重,把身材拉回了十年前。
    唱词是写进了戏子骨头里了的,梨雨花一恍惚,慢了拍子半拍,却又唱出来了。
    听惯摇滚的人,听见了那慢腔细调的戏音,上了年纪,没有上年纪的人,都不由地生出了时代间隔的悲伤来。懂得规矩的一群人,就在台下闭上了眼,听着台上的戏腔,不时摇一下脑袋,陶醉了。
    尽管少了一个人,唱词时慢了半拍,但梨雨花的戏还是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会后,还有来自省作协的年轻作家找到了她,眼里噙着泪,激动地说:“戏,不该消失呀!”
    梨雨花笑着看着他,听着那像是宣誓的话语,眼中却倒映去了地狱的景图,令她心里生出了惊恐。
梨雨花的丈夫是个保安,是个农村出来的憨厚汉子。
那天晚上,型雨花推倒了他,他却慌了,说“:没戴。”梨雨花在黑暗中晲了他一眼,保安在那风情中失了魂。她像是要发泄出十年来的亏欠,坐了下去。
保安神情恍惚,想,他要有孩子了。
对他来说,梨雨花是仙子似的人物,然而十年无子,也让他受到了人们的冷嘲暗讽。现在,这些都好像要过去了,他也确实想要个孩子。这汉子,就在美梦中睡着了。
梨雨花自杀了。就在第二天中午,吃下了大量的安眠药。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自杀,活着的人怎么也想不出死去的人的心绪,这很正常。但人们想,是那出《女驸马》毁了她。
“唱戏是严肃的。”在遥远遥远的以前,梨雨花的老师父说,:“唱戏的人懂戏,听戏的也是懂戏的,要不然戏子何不少走几步,少翻几个跟头?”
只是为了热闹,唱戏和耍猴戏有什么区别?
只是为了悦耳,伯牙何苦觅知音?

 

 

 

 

 

 

苏幕遮·九日

文/罗琴

灿菊金,新九日。秋草漓漓,竹院枯门恃。遍户茱萸登异指。南雁归时,替我携壶至。
    月薄寒,风应从。影曳烛中,照映华章次。昨梦故居西树恣。老叟白头,笃备酣酺笥。

                           归山小住

文/罗琴
南亩高秋适逸人,欲斟浊酒慰风尘。
篱菊引现风骚客,共赏无边草色深。

 

 

 

王羲月,笔名落花。17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喜欢词、散文,喜欢花草山水,喜欢在这个季节,遇见文字,遇见你。

如梦令

  文/落花(王羲月)

 

凭栏江楼高处,

山风黄叶何数。

摊纸还弄墨,

音入弦管苦度。

移步,移步,

信手打湿花露。

 

 

 

小重山

文/落花(王羲月)

流年西风琵琶泪。素衣抚青杏,渐三月。桃红柳绿难成寐。扣玉碗,浓淡已成醉。

往事千年回。整卷欲翻阅,心难歇。踽踽掩门独徘徊,谁人省,素面空影槐。

 

 

 

              桃李

            
  文/子问

        布袋里装着的焉了的桃李
        像人老了无人理会
        她刚摘下来的时候一定提醒过我
        只是我那时还沉醉于英雄的战事
        昏天黑地  两耳不闻窗外事
        我应该是习惯性的的答复 嗯一句   
        黯然离去 她早已习惯了这些语句
        十多年的纵容与宠溺  
        除了我  她几乎没有别的事
        我看着这些桃李
        丢掉时心里觉得怪疼惜  
        我久久内疚不能自已
        我还想着前几天我随心的几句话语
        这桃李的红真让人惊喜
        在太阳底下 尽显生机
        再想到如今这干瘪的桃李
        我才恍然大悟
        我终于明白桃李为什么姓桃
        而不姓李  就如一个家庭
        女人得用如李子一般瘦弱的身子 
        去纵容一群男人天性的自私
        去承受一群男人伪劣的甜蜜
        深夜里  却还要吞下自己苦涩的汁


        

            
 遗落的文明

          
      文/子问

      秋天的夜晚难得的清静
      源自夜色的漆黑与空气的湿冷
      行走于人群  仿佛世界都在秉承我的意志
      金黄色的月光铺垫柔软
      鉴湖旁一对对男女搂抱牵拉 深情款款
      竹子的高尚尚且年轻
      踽踽前行里  目光与黑夜同罪
      独我是座遗落的文明




              
太阳花

            
   文/子问

         梵高画完自画像之后
         西洋餐厅里轻谐的音乐触发的
         梵高轻松的理着小领结
         印象写实的   
         你别总是天真的以为抽象
         画笔沾蘸了涂料
         火热的花  被一手插进花瓶里
         黑的  死了  花心全部发霉
         太阳花的死  是对过去生活
         崇高的祭祀与陪葬
         直到天明  梵高在另一个河岸
         画下一片光明  拆倒所有墓碑
         他持着一束善良的太阳花
         推门而入,激动地说
         嘿 姑娘  你喜欢么


          

              

 

        

  
樊欢,地理与资源学院
喜欢打游戏,旅游,因为好奇心重对什么都知道一点,但是又什么都不精
座佑铭: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

      
   

      
     生活
          文/樊欢
生活到底赋予了你什么?
教会了你如何去敷衍
让你明白,很多事情不是你努力就能获得你想要的结果。
教会了你平庸就要被轻视
让你明白,你不能总是这样安于现状而不努力向前。
教会了你快节奏的生命,而忘记了沿途的美好
让你明白,你足下的不只是为了繁琐的大都会彩票登录。
教会了你怎样去势利
让你明白,不是所有的实践还为了丰富自己。
我不能定义生活
但我希望你回望一下过去的足迹
你有多久没有去旅行,放松自己
是为了旅行而旅行。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看一本自己热爱的书
是为了看书而看书。
你又有多久没有真正干点自己喜欢的事
为了热爱而喜欢
生活到底是什么?
从生到死,从热爱到遗忘
从纯白到丰富再到透明
生活到底是一种过程还是一个结果?
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诠释
按你自己的生活方式就是一种定义
但无论怎样
希望此刻的你,爱上此刻的生活态度
也祝愿此刻你的生活态度,就是你爱的生活方式
生活从不单调无味,也不尔虞我诈
    毕竟你眼中生活的模样
说到底不过是你此刻在生活中你的样子



樊欢,地理与资源学院
喜欢打游戏,旅游,因为好奇心重对什么都知道一点,但是又什么都不精
座佑铭: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



     
繁华落幕,叹息成疾
         文/樊欢
那一语叹息成错,丝丝缕缕的声音浮于耳边;
不忍离去,将自己困于思量,执于枷锁。

那一叶菩提成错,日夜虔诚焚香跪拜;
怎奈换得一句:佛不渡我,疯癫成魔。

那一眼目光成错,辗转难眠百般回味;
怎知陷于漩涡,终是落寞了时光。

那一路繁花成错,长途跋涉,烟火堕落;
浮华成祸,无意撩拨;浮梦一醉,耽误余生。

那一声呢喃成疾,于你,不过蹉跎岁月;
与我,天高海阔,皆是路影。

 

 

               

                
文/谭磊
  她爱美。爱美是人的天性。
  她很会化妆。她化的妆,唇彩也好,粉底也好,总是淡淡的,好像没有上妆,有自然的美。她不止为自己化妆,也为别人化妆。那些人总是在妆成之后亲她的脸颊,说:“你真应该去当化妆师!”她笑着回应,却很不适应地去偷瞄桌上的镜子,看自己是否花了妆。她说:“我母亲就是化妆师。”
  她的母亲是化妆师,是对美执着追求的人,她的化妆技术就全来自她的母亲。她崇敬她的母亲。在她小的时候,她母亲就这样对她说:“看,化妆,不是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而是稍加修饰,掩去自己的小瑕疵。”她看着镜子,镜中是母亲为她化的妆,很美,遮住了她刚生过水痘的痘印。
  她把母亲的话记在了心上,嘲笑着那些把粉底全拍在自己脸上的人。她想,她们今天是妖,明天是魔,没一天定型,那美丽,根本不属于自己。
  她盯着镜子,带着一丝愁绪,在发呆。
  “白鸽子,你怎么了?”有人拍了她一下,她转头,是同寝室的安竹。
  安竹是天然的美女,在遇见白鸽子之前,从没化过妆。她喜欢白鸽子化的妆,那妆也确实让她显得更美丽。她说:“你给我化一下妆吧。”
  白鸽子收了神,接过安竹手中的化妆品,摸着安竹的脸,说:“你的脸型真好!”
  安竹是典型的瓜子脸,可安竹也有不满意自己的地方,她嘟着嘴说:“我的额头有点突呢,我还想去整容院改一下。”
  安竹的额头确实有点突,但不明显。安竹的话让白鸽子的心抖了一下,她略显担忧地说:“整容院?听说不太安全哦。”
  安竹笑了,说:“有人换颅都成功了,削个骨都是容易的事。”
  白鸽子也笑了,说:“那倒也是,不过我觉得你已经很漂亮了,完全没必要再去整容了。”
  安竹的妆化完了,她对着镜子,很满意,在白鸽子的脸上亲了一下,说:“谁不希望自己变得更美丽呢,爱美的道路可是没有尽头的哟,小鸽子。”
  是啊,谁不希望变得更美丽呢?白鸽子暗叹了口气。人不应当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但白鸽子想整容了。
  不久前,她听见男生们的闲话,虽然她想装作风轻云淡,可心里还是起了波澜。她一直都留意到了,可以前并不在乎。她对着镜子,掐了掐自己的脸,想:“自己的脸果然有点大么?”
  脸大,这是无论她拥有多高超的化妆技术都无法遮掩的。在整容风靡的今天,她已在网上看见了太多人变幻了样貌。好像应了那句话,每个灵魂都应该拥有选择自己样貌的权利,而整容院,给了人们改变的机会。
  她想,整容是怎么样的?虽然网络让她安心,但她还是不由地想起了菜市场屠夫切肉的场景,不寒而栗。
  她整容了。即使她心里害怕,在去整容院的路上,心惊胆战,害怕遇见熟悉的人;即使在进入整容院后她就冒了冷汗,想要退出去,但当前台的小姐招待她时,她就成了提线木偶。那小姐说:“周年大酬宾,今天整容半价。”
  白鸽子回了学校。她的新模样在女生中没掀起多大风浪——她们只是感叹于她的勇气,在男生中却讨论得热火朝天。
  他们分成了两派,一派赞成女孩整容,一派不赞成。姚生是赞成派,他说:“整容怎么了?现在的明星有几个没整容,也没见得你们不看她们演的电视剧,况且,若要纯天然,那妆都不应该化了,虽说天黑之后,谁都一样,但没见得你们去追‘求者’。”求者是一个不太可爱的女孩。
  之后,姚生成了白鸽子的男朋友。
  白鸽子化上了妆,还是以前的手法,只是托了整容的福,她现在比以前更漂亮了。
  她和姚生走在路上,只掩了瑕疵的妆,像是蓝田的玉,赏心悦目。她已经忘记了曾经的模样。
  她看见了一个熟识的人,她的父亲。他和一个女人站在一起,那个女人像极了她。她父亲没看见她,在另一个路口走了。姚生碰了一下她,问:“怎么了?”
  她回神,笑着说:“没什么,只是想家了。”
  白鸽子心里藏着秘密,姚生看不出来,在晚上却被安竹看出来了。她是个极善于察言观色的女孩,她问:“白鸽子,你怎么了?”
  白鸽子忍不住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这种事,很适合闺中夜话。
  “会不会是你的失踪多年的孪生姐妹?”安竹开玩笑的说。
  然而这正是白鸽子失神的原因。她母亲曾说过,她有个双胞胎妹妹,在三岁的时候死了。也许她没有死,只是被人拐走了。杜鹃把卵生在别的鸟的巢里,但长大后,杜鹃的孩子仍然是杜鹃。现在他们找到她了。
  她在西区读书,家在东区,那天她是在中区看见了她的父亲。虽然只是东西的距离,但她很少回家。她想她应该回一趟家了,不为其他,只为一场感人的姐妹相认。
  白鸽子回了家,她母亲没在家,她的孪生姐妹也没在,只有她父亲在悠闲的看报纸。
  她喊道:“老爸!”她父亲讶异地盯着她,说:“真像你妈呀。”
  白鸽子以为他说的是她母亲年轻的时候,没有在意,笑眼眯眯,问:“妈呢?”
  “买菜去了,”她爸说,“早知道你要回来,那我就叫你妈买丰盛点的。”
  白鸽子想要说话,询问她的孪生姐妹的事。然后,门开了,门外站着另一个“她”。她手里提着菜篮子。
  她看着女人,带着激动;女人看着她,带着疑惑。
  白鸽子咽着喉咙,嗫嚅着嘴唇,眼睛也发了话。女人看见后面的男人在比划,恢复了清明说:“啊,女儿回来了啊。”
  白鸽子的母亲,是技术高超的化妆师,她有一颗追寻美丽的心。她也整了容。母女同心,选了同一个套餐。
  而白鸽子忘了,自己曾经的模样。



               
 午后咖啡时光
                 文/陈子越
看着窗外的人流往来,身旁的人也一换再换,倒有种自个儿独守世界的自在,这种感觉说不上独特,但很美妙,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洞察,又好像一颗心游离于凡尘俗世,坐在方寸之间就能思绪纵贯,四处碰撞。

樟木小桌上的纹路总是散乱得那么有美感,深褐色的沙发稳重而深沉,古典式的书橱,昏黄不刺眼的灯,隐隐的英式古典音乐从身后传来,纯色墙纸上悬挂的各种油画,低调、自我,是嘈杂中的静谧,适合思绪翻飞,适合回忆,合适小聚,当然也适合像我这样的抱着电脑来完成自己的大都会彩票登录,生活不同,理由也不同。

或许都觉得咖啡厅总是那么安静,坐久了却会发觉,其实咖啡厅也是挺多杂音的。吧台上研磨机的嗡嗡声,挂在门上铃铛的清脆的响声,是不是也有顾客点餐的声音,还有就是咖啡杯碰到桌子时的声音以及叉子和碟碰击发出的声音……

咖啡师留着米白色俏丽的波浪长发,时而披肩,时而扎成马尾辫。穿着浅灰色粗针宽领毛衣,袖口向上卷起三分。她一边洗杯子一边和客人交谈,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秀挺的琼鼻,柔和的光线映在她晶亮的眸子里,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当她那雪白纤细的手拿着研磨棒调咖啡时,似水流年般流淌的水流轻抚细腻的咖啡粉时,就一如那抹温暖如春的光华,伴随着馨香的气息就这样理所当然的充斥着我所有的感官,是那样温柔。

在一个角落,默默坐在单人沙发上,暖昧的光线透过窗外的杉树斑驳的洒在桌上。把电脑电源插好,接着写下文字……咖啡杯,余温还在消散,一边喝着卡布奇诺,一边敲击着键盘,就像是在这个角落里,这个世界对我来说,静止了。我一直都很喜欢这种感觉,灵感总是一直用处,但是在敲击键盘的同时,咖啡的温度总在消散着,店内时不时地传来面包香浓的味道,整整一柜子满足了不同的幻想,烘焙应该是幸福而满足的吧。

午后的阳光照进窗户的时候,再望着外面时不时经过的人,或许会是繁忙地赶着做什么事情,或许就是假日出来走走。看着那些匆匆走过的人,脚步总是那么紧凑的。有时候拿着咖啡,看着窗外,就像是看着时间匆匆在自己面前走过,没有声音。

咖啡厅里,有很多人都喜欢带上书或者电脑或者是其他的文件,一边喝咖啡,一边忙碌的做些什么。背后的一对情侣相对而坐,每人一个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地敲打着文字,他们埋手疾书,他们相视一笑,他们将生命的温暖留给对方,唯独却没有交谈。对面坐着的外国朋友,独自一人双手捧着拿铁咖啡,刻意地放缓品咖啡的节奏,细品慢尝,任其滋润每一个味蕾。看着自己电脑上的这些文字,时间都在这屏幕上流逝了。

像这样,一个下午过去,找回了曾经失去的感觉,还有那些文字的色彩……即便是咖啡的余温已经消散的差不多,窗外阳光也慢慢退去……

 

 

 

 

文/肖仕多

 

春去秋来

你一直在原地等待

那一艘不会来的船

 

寒来暑往

你仍然相信总有一天

你会登上那艘船

 

从青丝到白发

你可曾后悔这一场等待

即使明知道他不会来

仍然每天翘首以待

期盼着有一天

你能亲眼看到他出现

 

天色阴沉乌云翻滚

手中的雨伞落地

不知你是否死心

 

 



邹海瑶,数学与大数据学院,爱好登山,音乐

表白

文/ 子问

        我想对暗恋多年的姑娘

        表白  和我那些多情的眼泪

        日夜伤心 为此

        我一定祈祷那是在一个冰冷的晚上

        南方姑娘的深情 

        众人都带着羡慕的眼神安静

        我祈求你出乎意料的拒绝

        我所有的温情  与泪水

        还有叶子的尘埃落定

        众人都带着可惜的眼神同情

        像灯光遮住影子一样的凭空消散 

        你、众人

        月亮早已温好了酒

        先看看众人流传的故事

        一两杯小酒入愁肠

        也不泛一两点星星的泪 

        该是侧着身子 入睡

 

 

枯木

文/涂翠蓉

几场风霜
几经秋雨
繁华的枝叶便成了你的模样

木叶潇潇
翩然而下
而你,依旧是不屈的模样

在风雨里
身躯永不倒下
是你的信念
空中的枝丫
肆意伸展
毫不畏惧
是你的伟大的模样

你瘦弱的枝桠
在空中摇曳
不怕狂风折了你的枝条

你枯黄的肤色
是岁月的沉淀
是年轮的积累
是你不屈不挠的精神

冬至
是你成片的身影
是你屹立在冬日里的枝干
是你挡住了风沙的身躯

即使你的身躯已经枯黄
但你的精神
你的坚持
你的伟大
依旧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枯木啊
虽已苍黄
却仍是一道亮丽的光
在岁月里
闪闪发光  
                    

 

 

 

 

 

 

樊欢,地理与资源学院
喜欢打游戏,旅游,因为好奇心重对什么都知道一点,但是又什么都不精
座佑铭: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

繁花·流离
   
文/樊欢


微风轻抚着丝丝细雨
我独坐一年珠华
看窗外繁华三千
犹记那年初见
你傻傻的可爱姿态
本不是我爱的模样
可惊鸿一瞥
却又再难相忘
竟在日后成了我不爱他人的理由
如果可以
我想化作三月里的一缕春风
捎上几分桃花香
毅然的扑进你心里
作个小偷去窥探你内心深处的孤傲
然后找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驻足陪伴
可惜时光凉薄
你亦从未转身回眸
让我独自一人在时光深处里紧握一卷故事
在岁月里雕刻残缺的记忆
深情而又不纠缠
此生,遇你
足亦

 

 

 

 

你为我而来

/杨震

 

1.

古老的街道上爬满了青苔

好似为你铺的十里绿毯

你从远方而来

风尘仆仆,眉眼带笑

你是怕踩坏了这生机的绿色吗?

走的小心翼翼,我善良的姑娘

2.

我在这里等你,等了许久许久

巷口的猫,慵懒的晒着太阳

而我,眯着眼静静地看着你

蓝色的天空是你的背景

阳光穿过你的发,有些耀眼的金色

你如此美丽,我想我会爱上你

3.

我想爱的是你的灵魂

你对生命的爱护与尊重

你捡起绣球花落下的花瓣

你把她们葬在了书海

那里还有金色的银杏叶片

你爱看书,扑鼻而来带着花香

我爱看你,迎面而来带着浅笑

4.

你停下了轻柔的脚步靠在椅子上

眺望着远方

你的眼里闪着光,你在想什么?

想这美丽的景还是那思念的海

是否有想念的心上人

如果我住在你的心里多好啊

温柔的姑娘,我爱你的静美

5.

你缓缓地走过这悠长悠长的小巷

那些被你亲吻过的花也为你展颜

那些被你掬起过的水也变得灵动

我想你是人间的回月天,芳华绝美

你愿意为我驻足一次么?在这古镇的茶楼

在这情深缘浅的相遇里我会轻轻告诉你我爱上了一位姑娘

她温柔又善良

下一次,  请为我而来

 

                          

 

 

 

 

 

 

姓名:张文知    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   爱好:读美文,写小短文   座右铭: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有感而发

文/张文知

黑夜漫漫,孤独无处不在,好在明月在侧,星光闪闪,有人会说,秋天是萧瑟的归宿,但并不尽然!
    白天的秋,天高云清,拥有着自然独特的色彩。秋风阵阵,稻香随之在空中歌唱,飘入人们的内心深处,脑中便浮现出金灿灿的稻穗随风摇摆,用自己的身姿,谱写着秋天的进行曲。
    夜晚的秋,身上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排排路灯的出现,让秋天清晰的展现在眼前。有了它,人们可以看见秋风的身影;有了它,人们可以看见随风飘落的黄叶在夜间发出微弱的光;有了它,仿佛秋天的脚步正通向我们回家的路上。

 

 

 

 

 

          别让生活磨灭你理想的热情

                               文/李春

 

 

我们总说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一切仿佛不过都是空谈!生活总是给我们开一个好大一场的玩笑!柴米油盐,赚钱生活,一切的一切都会将你梦想的棱角磨的干干净净。上一秒,我们还在说着远大的理想与抱负。下一秒,我们会说还不如捂着被窝睡觉来的实在!其实,大部分人都是平凡人,我们要学会过好眼前,活在当下,在平凡的生活中发现不平凡之处!这应该就是人应该做到的最基本的生活方式!

  周末早晨起来叠好被子,洗漱好。慢条斯理的享受着美味的早餐。背上书包,漫步在去图书馆的林荫小道上,接受着新鲜空气的洗礼,感恩着生活,感恩着这一切!进入图书馆,来到熟悉的位置,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作者之一―三毛,她写的《撒哈拉沙漠的故事》令人沉溺于其中不能自拔。生活中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能够安静的坐下来读着书,品着茗。尽管没有茗可品,但能够让自己的思想跟随作者跨越重洋,来到狂野温柔的撒哈拉沙漠里去领略独特的大漠风情!人就应该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  

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就应该用它去寻找生活之美!  

特别佩服三毛能够义无反顾的去追随自己的梦想,她也让我明白,生活的诗意应并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需要自己去营造的!面对大漠的艰苦生活条件,生活习惯的不同,风俗的差异。一切的一切,三毛并没有抱怨,无怨无悔!她和她的丈夫一起建立起了沙漠中温馨的小屋,荷西用骆驼的头骨做他们的结婚礼物,用人家装棺材的木板做书架和床!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他们活出了诗意;活出了幸福;活出了浪漫!    

三毛最大的特质就是没有让生活磨灭了她对于理想的热情,正是她的这份最初的热情让她与荷西的缘分得以延续,让她对于撒哈拉沙漠的乡愁之旅得以实现!她在沙漠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妻子、巫医、司机、异乡人。他们在平淡中活出了不一样的色彩!最后,只想说:“无论生活给予了我们什么,请不要失去对于理想的热情!”

 

 

 

 

 

 

恰巧,那年花开月正圆

文/杨小玉

微风徐来,薄荷飘香,少年离去时是少年,归来依旧是少年,容颜未老,你在等风,也在成长。

                        ——题记

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拥有着后知后觉的美丽……采用《小幸运》作为这篇文章的开头,正如歌词,一是为了感谢写这篇文章的勇气,很幸运,我拥有了从未拥有过的勇气;二是为了铭记遇见你时那年花开月正圆的美好,我很幸运,岁月待你我恰如其分。    

很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同意,甚至没有跟你说一声,自作主张写了这篇文章。我本羞涩,期盼你可以永远也看不到这篇文章,随着时间流逝 ;我本热情,也愿意你可以过目这篇文章,如同阅读小故事,明白那份遇见时的美好,姹紫嫣红。前前后后,存在矛盾,如同枫叶飘落,不知飞向何处,居无定所,随波逐流。    

是夜,月色入户,欣然起行,没有东坡和怀民般欣赏门前庭树的闲情雅致,而你我之间的相遇又恰巧那么命中注定,多了分幸运,峰回路转。人群中的人彼此错过,失去那份美好,而恰好偏偏遇见你,有多幸运。现在细想,过程很奇葩,感情很奇妙,而你我嘴角边的笑刚刚好 。    

处于青春阶段的我们,都希望可以遇到这样的你。在困难时给了我们帮助,在失落时给我们鼓励……玩笑与吵闹,点到为止。而恰巧,我很幸运,那年花开月正圆,我在等风,也在等你。一样的教学楼,一样的楼道,如失明一般,平白无奇。可恰巧,有你的存在,为这一切描了色彩,不多不少,不增不减。    

最美不过遇见,最好不过祝福。都说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小女子不才,没有这样的豪言壮语,只希望友谊之水细细长流,如门前花开花落,天空云卷云舒,岁月待你静好,只要时间准许,它会一直轮回。    

人过于善良,容易脆弱,显得哀伤。一生的碌碌无为,一生的畏畏缩缩,看似安分,但似乎比岁月蹉跎来的更要残忍一些。人生没有彩排,每一次都是现场直播。望你平凡但不平庸,孤单但不孤独,青春路上总是磕磕绊绊,这样才显得璀璨美好。经历过挫折之后,拭拭眼角的泪,仰望天空,你嘴角边还会有浅浅的笑。    

恰巧,那年花开月正圆,岁月待你我刚刚静好,记住那晚的美好,也记住那晚你嘴角边浅浅的笑。

 

 

 

 

 







        
        
        
        
        
      

    
         
         
         
    
        
         
         
         
         
              
              

         
      
      
          

         

        

        
        
        
        
        
        
      

 

 



网站纠错】  【打印网页】  【关闭窗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