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彩票平台



优秀作品



文学

当前位置: 大都会彩票平台 >> 校园风采 >> 优秀作品 >> 文学 >> 正文

朝花文学社投稿2019年一月
发布时间:2019-11-26阅读次数:

容颜泪

       
文/韩青

时间渐行渐远
你的三寸容颜
像天边模糊的月
由繁变简
想你的每个夜
已向宇宙蔓延
一直无法入眠
往些年
许下的诺言
都已陷入深渊
回头看看
所有画面已散
只怪情深缘浅
未留住这一瞬间
那一别
便是最后一面
只愿不再重演
继续往前
寻找滴滴点点
愿天边出现
我的三寸容颜
从此永远依恋

 

 

 

 

 

醉了的夜

文/林夕

斟一杯溶溶的月光

慢慢酌饮

醉了的夜

所有的语言都已苍白

心一点点微醉

 

醉成思念的寒霜

余温洒落在青春的日记里

若隐若现的回忆

在空气里闹腾

偷走了夜的心

 

如果夜醉了

一定是月色如酒太甜美

也许黑夜没有传说

但醉了的夜可以渲染气氛

充满着腥甜气味的气息

 

蹒跚在自己的世界

看万家灯火

醉了的夜,若你在

天空,没有孤独

他乡,没有荒凉

 

 

邹海瑶的诗

《可爱的雾》

   

    我时常看那些轻盈的白 轻盈的

    安抚我  梦中黑色的桀骜

    凭借一场多情的风沙

    我祈求  青鸟

    啄食我眼里的泪丝  与鱼

    清凉 渗透所有行走的骨骼

    闭眼  常年恐惧的

    大红花成熟的红 冬天

    囊括了一生所有的惊艳

   

   

    《窗子是今晚唯一的夜色》

   

    暗自涌动  黑色的风

    开始拨动夜的琴弦

    黑色的行走  黑色的人流 

    乃至  黑色的声音

    黑色的树和黑色的路灯一路

    迷失  黑色的月亮平复性的呼吸

    黑色的云层得以舒展

    黑色的声音寄付黑色的信

    和黑色的月光一起溶在土里

    晕黄从窗子里溜走

    从容  是今晚最动人的黑色

   

   

    《雪信》

   

    给这方夜色下一场雪

    素白掩埋所有的人流  与心跳

    眼神开始供奉月亮  圣水躺在池里

    山国  夜色一晃  不朽的山墓

    成堆的往事被挤捝到家乡  

    隐隐作痛  一路漂泊的落叶

    怀揣着又一个天亮  

    落叶停泊  一个弯曲的高度

    烟囱开始流泪   烁青的瓦上

    一群黑乌鸦  风尘仆仆 寄来

    这个冬天里 最远的信

   

   

    《那些停驻在风里的夜色》

   

    二十岁与冬天都在这一夜疲倦了

    落叶、蝉和秋风决定在趴在地上

    圈地为家  和着腐烂的植物一起

    星辰摇曳着花朵 捕捉风雪的诡异

    盛开 沉浮一个热度

    吴刚便把月亮插在了鉴湖

    闪瞎烂醉了的路灯鬼

    鱼的眼泪 催促不相干的人或事物行走

    从一场夜色中  醒来

   

   

    《迷失》

   

    那些花儿宠溺在树下

    宠溺于冬日的阳光

    黄的、蓝的、与红色

    惊世骇俗  最高的一朵在风浪里

    趴倒  扶持另一朵最高的

    一朵接一朵 直至

    与日光对视的红格子花

    凋起一片伤心的日落

   

   

    《叶子在地上沙哑无声》

   

    打霜的叶子 奇了怪的

    落在红枫树下 

    去迎合一堆光怪陆离

    褐色  撕裂了太阳原有的痕迹

    光暗参差 在青幽的雨色中成长

    如火一般燃烧的枫林

    山头的风跳跃的极限

    我甚至观察不清

    是你的高度 还是月的高度

   

   

    《只不过是虚假一场》

   

    我要把你的温柔晾在月光下

    一夜风干  任虫蚁啃噬

    那些琐碎的星辰  和我

    藏于碎玻璃后的慈悲

    梦境里  呆板扯去日光修行的

    龇牙咧嘴

    所有的  都将被夜色抹去  

    连同那场大雪茫茫  连同

    雪女冰清的眼泪

   

   

    《难》

   

    落叶归根 落难于秋色

    与寒  黑夜扬起几行

    月色慈悲  晚风过境

    迷失在成林的山石墓碑

    而星辰的一次堕落 

    所有僧客 必经的修行

   

   

    《西行》

   

    在天空 在水里 贫瘠的火焰 

    人群与鱼被拍得很高 很高  

    于是  夜色、酒杯

    和你下巴扬起的高度 

    成了你在人间 所有的歇斯底里

    深夜  月亮悄悄遣入你的窗子

    溶化了那一层浓厚的 胭脂

    合上双眼 流浪在一场不合时宜的

    梦境  月亮应该看见 与附在你床头

    的萤火虫  你脸上落下了花

    眼睛里开始发芽 盛开在枕上

    酝酿一场  凄美的绝色

   

   

    《女子》

   

    ——写给SL

   

    我听说  夜莺

    为你流了一夜的星辰

    甚至  一夜的梦

    嬉笑违章  寒风多年的疲倦

    你和这桀骜的夜色 

    只隔了一张玻璃  猎鹰

    把所有难啃的骨头都叼走 

    肆意地舔食所有的雪  有时

    眼睛会袒露你深藏的灰色 与白

    你要看月亮 看星星 看草木微笑

    看天上漂泊的云朵 看山崖

    绝路前的梅花鹿 蹄子溅起

    一处斑斓的 大方

   

   

    《春分》

   

    你还记得春日下我们的爱情么

    老水牛驮着月亮与时空  你驮着

    我的胳膊  古老的夜晚  嬉笑嚷嚷

    朴素的动物商量着默不作声 和着

    那些庄严的物像也开始掩人耳目 

    春分的夜色 雨声、雷鸣 与闪电 

    喧兵夺主 红烛修行的殆尽  隔着窗纱

    你还记得我们春日下的爱情么

   

   

    《梨花白》

   

    夜晚的院落 簇拥起一大片

    一大片雪白 

    该是乳房喂养孩子的季节呀

    燕子轻声滑落 却被大地压死 

    压死在那些湿冷的异地

    破旧的牛圈里 牛头上顶着

    一朵沁凉的春色 眸子怀旧 

    这些可爱的  “沉默”

    他们爱了我这么多年

   

   

    《走失的格》

   

    每个路口  十字  丁字

    会走失一处颜色  走失一场梦境和

    一条溺水濒危的鱼  绿眼睛的猫

    黑暗中于一种相对静止的机敏

    伺机而动  爪子奉行一切  

    客观的重量  以至于那些无足轻重

    就比如  吉他淋了雨  而木头不懂哭泣

   

    《雪娃娃》

   

    夜空里 我没看见月亮的笑容

    人群的围观  与含羞的少女

    咔嚓  咔嚓——

    没落了  胡萝卜鼻子 

    小木棍睫毛与眼睛  冰绒绒的

    兔耳朵  和心爱的绿裙子

    都将没落了  当然

    还有旁边端正的佛陀与

    裹围巾的精灵鸟公主

    是那些死孩子推垮的 

    就是他们——

    是邪魔的风 飘雪覆盖

    是天杀的雨浓缩变形

    是——

    我的 雪娃娃流了泪

   

 

 

 

    《大雪别》

   

    天空里那些狼藉的火焰  积淀起

    敦厚  敦厚的层面 

    佛陀、鸟公主、三藏、圣诞老人

    都贪恋着  和我可爱的雪娃娃

    欲捕捉梅花鹿子的芳华 所有的远

    都呈映着雪气  香啊香

    我们一直行走 在堆雪的风景里

    箱子上落满冰  落满你大方的 

    透明

   

    《所有的诗句都是活在当下》

   

    我时常见灰白的房间里  一个人

    时钟的沉默 摆针节律的叹息

    与墙上蜡烛明灭的画像  苏格拉底

    阴暗似乎都在墙角泣诉扭曲 泣诉

    旋律里越发成熟的诙谐

    窗外是黑 命运交响曲

    几个巨石的滩面  大海日夜领悟

    神的旨意 于平和的波浪   

    向远处推去一圈又一圈月色

    与波澜

   

   

    《故我》

   

    一座山永远不怕一条水 由下至上

    你怕吗  那股火热的逆

    你怕漆黑的森林里

    总有一双眼睛和斑驳的月船摆渡

    或者表情僵硬  声音 所有的 

    都被安插在有个冗长的  沉默 

    日日夜夜  亵渎一场神灵肇始的诗歌

    走吧  若你只是河畔生长的一个梦

    紫罗兰  怕雷吗? 

能开在那危险的山巅? 

 

 

卜算子

/落花

 

夜幕如水凉,人世几处暖?秋雨秋风又秋霜,独见月微远。

夜阑梦里惊,静寂人声断。此去西楼归路难,拟把长亭唤。

 

 

   月是故乡明,味是故乡浓

文/李春

 

车外大雪纷飞,车内闷得让人直喘不过气来。往车窗外一瞧,高速路上已结上了一层白色的霜。脑中不由自主得冒出了谢道韫的诗来:“白雪纷纷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风起。”奈何此时没有赏景的悠闲的心态了。呼吸里充斥着车内让人心躁的不知名的味道。只期盼这场雪可别下得太大,阻了回家的路!紧赶慢赶,终是到家了!

到家几天了,白天爸妈上班去了,小弟又上学去了。一个人对着冰冷苍白的墙壁,甚是乏味。大致理了一下家务,确觉毫无头绪。抬头透过窗户想聊解心中的郁闷,放眼一望,防盗窗阻碍我的视线,远处高楼大厦挺立,无一丝自然的气息。偶有几片雪花飞过,倒也稍解了些郁气!心想:若是在这充满压抑的极似牢房的空间里再多呆些时日,恐会闷出病来!幸而,老爸告诉我说,过两日带我回老家一趟。心如鱼儿得了水似的畅快起来了!

归乡途中,沿途建筑渐少,绿意渐浓,颇有种近乡情更怯之感。车驶到水泥路的尽头停了下来,抬头望向乡间小路的尽头,依稀有泥瓦房的影子,那是上一辈人烤烟的房子,有点年代感了。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映入眼帘的是青砖木墙,有着儿时熟悉的味道,却又感觉和记忆中的不尽相同―房子似乎变小了!下一秒反应过来,不是房子变小了,而是自己变大了!小的时候盼望自己快快长大,真正长大的时候,反而不那么期盼了!钱钟书老先生还真是一语中的:城外的人想进城,城内的人想出城。

 爸爸边推木门,边说到:“妈,我回来了”

 奶奶从側屋出来了,满脸笑意:“来了,饭早做好了,就等你们了。”

  ……

 吃完饭,一家人三人围坐于温暖的火炉旁闲话家常。曾记儿时,爸妈外出务工,家里只余我和爷爷奶奶。过年时,是我最开心的:有新衣;有爸妈寄回来的年货!那时年味十足!反观当今,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科技的快速发展,生活的快节奏化,年味日渐淡薄。但每个人心中大概都有一种执念:月是故乡明,味是故乡浓!

 

 

 

 

   

    从前寻找的云朵

            /陌尘(虎恩杰)

 

雪花曾告诉山丘

天空包容那片云朵

他伪装出满天的蔚蓝色

辛得百鸟争鸣、细水长流

清晨的风  陌生的景  真实的夜

仅一面之缘的人在各自的世界重塑

当愿意停留的溪水无声离去

当他习惯独自迎接风雨

当后来他认出那是曾经寻找的云朵

那是山丘的遗憾,不动声色的遗憾

 

你总是努力变成别人喜欢的颜色

却也随着四季轮回

如果可以等来下一个春天

云朵能浸透山丘

只是要哭出泪水

 

 

 

 

                   你踏雪而来,我持香而待

                                   /南鸢(杨萄萄)

似乎只是一夜,整个世界都蒙上了白白的一层,是的,雪下得并不深厚,只是一眼望去周遭都是白色的。这个冬天的雪,来得格外的早,让人突然间开始怀疑时间,只是突然想起去年那个雪日你踏雪而来,敲响门的那一刻。我记得那么清晰,你在敲门而我刚巧上楼开口叫你,你直接跑过来把怀里的一包发热贴递给我,我接下拉你进屋,我明明记得那天你的手都冻红了,可我握着包装袋时却发现格外的暖和,不用想也知道你又捂在怀里了,傻丫头啊!

时间无情得有些害怕,我还没反应过来我们却早已分开一年,那时高考我们为彼此打气,明明相隔不过几公里,可是我们生生的没再见过面。你看窗外的雪又渐渐的大了,看着操场上堆砌雪人的女孩子,我突然就看见你的身影,小小的个子穿着长到脚裸的羽绒服,自然卷的头发被高高束起,粉色的手套被你扔在一旁,明明十八岁的人了却像个小孩子般在雪地里跑,我才将你丢弃的手套捡起来一个小雪球就朝我飞了过来,我抬头朝你看去你正在偷笑,哼,死丫头竟敢砸我,于是两人也不顾忌在雪地上打起雪仗了。

我固执的喜爱白色,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生命中出现了娇滴滴的粉色,以前甚是不喜欢粉色,因为总觉得只有娇小可爱的女孩子才喜欢的颜色,而你刚刚好是那娇小可爱的女孩子。但终归没有料到的是我自己却也喜欢上了这粉色,刚刚入学就是粉色的被褥,就连小书桌都是粉色的,同学们笑话我独爱粉色,其实也不是独爱,只不过是渐渐成了习惯。同你在一起久了反而更加亲近了你喜欢粉色,凡是身边带的,手中用的都大多是粉色的,我以前觉得你这小姑娘矫情,后面才知道自己是啪啪啪打脸了,你曾经送我的包是粉色的话你说那粉色的东西在白色里多显眼啊,我还打趣你怎么不送大红色的那岂止是显眼啊,一眼望去绝对是亮点。

你在干嘛?让我猜猜,应该在上课,复读一年高三的你一定很辛苦吧,我听说你那边也下雪了,甚至比我这里下得大些,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是否还有闲情去打雪仗,堆雪人?是否有女孩子陪着你闹腾?你会不会在这样的雪天想起我,一个好像弱不经风时时让你挂心的我。也愿你三冬暖。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不知借用这句古诗可适当,只是想想在一个雪夜里是我轻敲你的门给你递去温暖。初雪微寒,可古话说瑞雪兆丰年,所以我等你,等你陪我看明年的雪,与你游戏雪地里,同你讲这个雪天的故事。

来年秋风暖,冬雪白,牵手走过,不管今日遗憾,不谈如今心酸。古人科举也有十考九落,你哪须苦愁,杜甫说“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你可没身处乱世,也不忧国忧民,我可要看到你扎着小卷发陪我看雪。等你踏雪而来,我持香而待。

 

 

 

醉了的夜

文/林夕

斟一杯溶溶的月光

慢慢酌饮

醉了的夜

所有的语言都已苍白

心一点点微醉

 

醉成思念的寒霜

余温洒落在青春的日记里

若隐若现的回忆

在空气里闹腾

偷走了夜的心

 

如果夜醉了

一定是月色如酒太甜美

也许黑夜没有传说

但醉了的夜可以渲染气氛

充满着腥甜气味的气息

 

蹒跚在自己的世界

看万家灯火

醉了的夜,若你在

天空,没有孤独

他乡,没有荒凉

 

 

 

 

 



网站纠错】  【打印网页】  【关闭窗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