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彩票平台



优秀作品



文学

当前位置: 大都会彩票平台 >> 校园风采 >> 优秀作品 >> 文学 >> 正文

邹海瑶的诗
发布时间:2019-11-26阅读次数:

    邹海瑶的诗
    
    
    《遗忘》
   
    柳絮找不到长存的墓碑时
    日光和草原无数次相互矛盾
    山是四季里没落的一角:铁马冰河
    女子是星星日思夜想的自画像
   
    春风久远,青铜鼎行的年代
    草木更得难以启齿,晃动的尖刀头里
    谁还想葫芦卖的都是什么药
   
    天空愈加深邃的是眼睛
    而大地愈加厚重的是肩膊
    正如人世将我遗忘,正如——
    我那时沉默,忘了乌当
   
   
    《失败之书》
   
    树鸟还在为一场雪的离去而悲伤时
    已是春天,已是我二十岁的晚年
   
    雪水融化,万物开始生息
    旧的人一部分把新的事物提及
    剩下的,都成了土地里封埋的旧事
   
    踮起脚尖的男女们在过亭里喘息
    我低头走过,宁静如雨水,反复吟咏
    这多年来的单独,和春风抱紧的的次数
   
    而立,我还是看见,
    父亲走进那所囚禁我多年的房
    以灰色的样子被囚禁在这春天里
   
   
    《原谅》
   
    山的腹部有座钟时,鸟不会停留
    鸟和山对视,而辽远成了两个人的事
   
    雪水融去的旧账,春风愁来的新理
    在一些偌大的声音中,争相喋喋不休
   
    沉寂,所有的风声都成了导火索
    座椅上两个单独摆成一起
   
    而当一个单独不再形成隐喻
    而当另一个单独风生水起
   
   
    《割破一生的草木》
   
    将军的盔羽在夜色里晃动的白花
    晃动在马家坡尸横坟墓的草林
   
    祖父第一次独自背上背兜的昏午
    火烧云漫不经心,磨得光亮的镰刀
    祖父握在手里跃跃欲试,这苗条的细腰
    流血的时刻,镰刀和马儿杆自闭
    祖父傻笑:这鲜活的红色,不懂悲伤
    隔天一早,马儿杆割破我家牛儿
    一生涩黄的舌头
   
    那时,马家坡的文字和传说
    还没在祖母的烟子里游荡
    青草石头旁还没父亲翻破的书
    而乌当还没有一个
    早已忘记被草木割破的:我
   
    后来祖父给我讲,月亮里头砍柴的人
    稻草人把眼睛遗落在白花晃动的古老
   
   
    《看山的人》
   
    而立之年,文福看山
    山折断了翅膀,就再无法眷顾鸟巢
   
    文福看天上的晚霞游走
    晚霞在天上看文福驾驶土地移动
   
    大黑狗跑过去,命犯桃花一般
    汪汪的几声,对山、亦或文福
   
    母亲淘米,在门口看文福
    淘米水都被倒入沉默的山影
   
   
    《天空》
   
    在南山,云朵永远吃不完蔚蓝
    太阳东奔西走,冬天不再是冬天
   
    如此 新潮的事物才易被理解
    淋过雨的人,在簇拥着脚步的黎明过后
    很多,都和苍生沉默不语
   
    大厦仍会如约抵碎星辰
    抵碎那些个,还没生长成山脊的
    后背
   

   
    邹海瑶

   
   
   
   
   
   
   
   
   
   
   
   
   
   
   
   
   
   
   
   
   
   
   
   
   
   
   
   
   
   
   
   
   



网站纠错】  【打印网页】  【关闭窗口




0